幸运飞艇微信群二维码,SG极速飞艇微信群公众号,飞艇玩家交流群

新股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新股 > 最赚钱新股双双开板:一签20万,算不算牛过中芯国际?业内:科创

最赚钱新股双双开板:一签20万,算不算牛过中芯国际?业内:科创

  从7月开始,康华生物(行情300841,诊股)(300841,SZ)和甘李药业(行情603087,诊股)(603087,SH)两只新股就频频登上热搜,“每天数板”让大部分股民羡慕嫉妒恨。今日(7月16日),两只“新股王”完成使命后,以迅速跌停的方式“开板”,若按最后一个涨停板的股价计算,中一签康华生物和甘李药业的股民将分别收获约27.5万元和22.3万元的打新“大礼包”。

  同样在今日,备受关注的新股中芯国际-U(688981,SH)正式上市交易,首日涨幅达到201.97%。按盘中价格区间计算,中签股民的打新收益约在5.3万~6.7万元,这么看上去,似乎不如康华生物、甘李药业的理论打新收益。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在新股发行定价机制、交易规则等层面,目前主板、创业板与科创板不尽相同,因此二者也有着不一样的炒作逻辑。

  芯片、生物医药成“肉签”集中地 在7月之前的小牛市中,康华生物、甘李药业两只人气新股的走势颇吸引眼球。

  康华生物于6月16日上市交易,截至7月15日连续收获20个涨停板(含上市首日);甘李药业于6月29日上市交易,截至7月15日连续收13个涨停板(含上市首日)。若按照最后一个涨停板的股价计算,中签这两只新股的股民已收获超过20万元的“打新礼包”。

  A股一直都有“炒新”的传统,市场强势时,“炒新”也相应强势。7月9日上市的科创板新股国盾量子(688027,SH),上市首日暴涨923.91%。中签投资者若在午后卖出,最高可收获超30万元的单日收益。不过,和股价“一步到位”的科创板新股比起来,康华生物、甘李药业这两只新股王的“万丈高楼平地起”的走势更引人注目。

  Wind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至今,沪深两市共有141只新股上市交易。而股民最关心的打新收益,也是冰火两重天——幸运的股民中签康华生物、甘李药业、国盾量子,大概率可获利超20万元;而中签发行价较低的新股的股民,打新收益则只有三五千元。

  总的来说,今年发行上市的新股中,的确有不少“肉签”,单签收益超10万元的非科创板新股就有6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这些上市公司“新贵”大多属于生物医药、半导体等行业。例如,此前打新收益超10万元的万泰生物(行情603392,诊股)(300841,SZ),其主营业务为“体外诊断与疫苗研发”,与康华生物、甘李药业同属生物医药行业。而早些时候上市的“肉签”斯达半导(行情603290,诊股),其主营业务为功率半导体芯片。而科创板高收益新股大多集中在医疗器械、通信设备等行业。

  此外,记者注意到,这些高收益的“肉签”大多发行价较高。康华生物、甘李药业的发行价就分别高达70.37元/股、63.32/元股。有多年炒股经验的股民李成(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一签”新股的数量固定为1000股(沪市)或500股(深市),因此,他更愿意中签发行价较高的新股,这样能拿到较高的打新收益。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生物医药、芯片等概念同属当下市场热点,相关新股上市后涨幅巨大更多是和当前市场的整体氛围有关。尽管有新股“开板”后股价仍能创出新高,但沈萌还是提醒投资者注意“炒新”风险:“投资者参与次新股时,应该尽量与行情保持一致,不盲目选择存在游资痕迹的传统产业个股。”

  科创板新股炒作逻辑不一样 今日,同样备受关注的中芯国际在科创板上市交易。截至收盘,中芯国际报82.92元/股,涨幅为201.97%。中签的投资者打新收益区间为5.3万~6.7万元,这看上去和两只“新股王”相去甚远。

  事实上,由于科创板新股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科创板新股大多不会出现连续多少天上涨的情况。譬如上文提到的国盾量子,在首日暴涨超900%后,次日即下跌8.75%。而昨日上市大涨172%的君实生物(688180,SH),今日即下跌16.36%。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学教授董登新看来,科创板新股上市首日大涨和非科创板新股上市后的连续涨停,其炒作逻辑是不同的。“目前主板和创业板IPO仍旧采用核准制,新上市股票的发行市盈率都规定为23倍以下,存在新股定价过低的情况,因此新股上市后股价有一个价值回归的上升空间。”董登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记者注意到,目前A股生物医药指数(399441)的整体估值(市盈率TTM)为93.38倍,芯片指数(884160)的整体估值(市盈率TTM)为118.74倍。即便排除近日的一些牛市泡沫成分,仍然远高于23倍的新股发行市盈率上限。因此,生物医药、半导体行业新股上市后涨幅往往较为可观。

  而对于科创板新股市场化定价机制,董登新表示肯定。他认为,只要新股采用市场化定价,对于投资者而言,风险和收益是相匹配的,“有多高的收益就会有多大的风险”。董登新认为,科创板市场化定价机制和前5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限制的交易规则,是注册制包容性的具体体现。注册制的包容性,既体现在对亏损公司上市、企业创新失败的包容,也体现在对投资者参与这种高风险交易的包容。

  但他同时认为,科创板新股之所以价格被严重高估,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供求失衡。“一方面,现在科创板的上市公司大部分都是‘袖珍流通股’;另一方面,科创板新股扩容较慢,一年才100多家上市,这使得科创板这个‘蓄水池’容量太小,大资金、大机构进来之后,科创板股票就被爆炒。因此,要想解决科创板新股过度炒作,我想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扩容,加大科创板新股的扩容力度。”董登新表示。

  今年6月初,证监会发布《关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转板上市的指导意见》,规定“符合条件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可以申请转板至上交所科创板或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注:申请转板上市的企业应当为新三板精选层挂牌公司,且在精选层连续挂牌一年以上)。

相关信息: